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progress id="UXT1A"><cite id="0qjho"><ruby id="IHwIK"></ruby></cite></progress>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menuitem id="fr9To"><dl id="ZEj43"></dl></menuitem>
<a>&#25104;&#24180;&#22899;&#20154;&#20813;&#36153;&#27611;&#29255;&#35270;&#39057;</a><var id="pfnHp"><video id="PV8qy"></video></var>
<cite id="xIQHl"></cite>
<cite id="bGIfq"><strike id="fXn0F"><menuitem id="91nf1"></menuitem></strike></cite>
可以直接免费观看的AV<var id="t00Wm"></var>
<cite id="3lq0S"><video id="E4MK2"></video></cite><var id="yWNdW"></var>
<var id="51ekU"><video id="YPH81"></video></var><cite id="kG7b2"></cite><var id="z1Yeh"><video id="3hivo"><thead id="q2Fp4"></thead></video></var>
<var id="62hoR"><video id="BU7Wa"></video></var>
<cite id="sU16N"></cite>
<var id="3r76y"><strike id="vkpgD"></strike></var><var id="D4PiM"><video id="8vsY4"></video></var>
您的位置:

首页> 人妻美妇> 每天都想干

每天都想干 - 每天都想干
第一话:我和顺从的小馒头(小蔓)

  「啊……小凡……你今天好厉害啊……啊……插得……插得我好爽啊……轻
点……轻点啦……嗯嗯……你要把我插穿啦……啊……要插死人啦……」小蔓大
声的浪叫着。

  我也叫道:「好宝贝,亲亲小馒头,爽不爽啊?老公今天要把妳干得下不了
地,把清液都灌到妳的子宫里,我要妳给我生个小宝宝。」

  小蔓喃喃自语:「不要……不要啊……别射进去……啊……我不行了……啊
啊……啊……」

  「噗滋……噗滋……」只见小蔓满头大汗,汗水沾湿了鬓边,赤裸的娇躯触
电般抖了抖,氾滥成灾的嫩穴喷渤地潮水暴发,流了满满一地。

  我说:「我也快要射了。」随即猛地把阴茎从嫩穴拔出,按下小蔓的头,就
把整支大东西插入她的小嘴,狠狠地抽插了几十下。「啊啊……射了……」我把
阴茎整根而入,深深的插入咽喉一洩如注,一下一下喷射出浓浓的精液来。

  小蔓没想到结束会如此激烈,猝不及防,一下子吞掉了不少精液:「咳咳!
死小凡,要死了你,那幺狠,一点都不顾及人家。」

  望着眼前的小蔓,未吞掉的精液从小口贝齿中流出,沿着白晢的小颈流过性
感的锁骨和两个娇小嫩滑的奶子,最后又滴在地上。刚刚经过激烈战斗的肉棒,
不由得又变大,硬了起来。

  我的鸡巴不是很长,大概只有14、15厘米长,可是非常粗,直径足足有
3至4厘米,而且很硬,龟头又红又大,一勃起便很是可怖,就像是一支长枪、
长矛。

  我躺卧在沙发上兴奋地说道:「好小蔓,快骑上来,今次妳来动,快点。」

  小蔓才刚高潮完,整个人都软软的,可是想都没想就乖乖的爬了上来,骑到
我的身上。我看着小蔓有点感动,更多是深深的疼爱,小蔓的顺从亦是我如此爱
她的其中一个原因

  只见小蔓骑在我身上,扶着我的鸡巴贴着可爱的阴唇慢慢地坐下来。我看着
小蔓的阴户一点一点的把肉棒吞进去,一阵兴奋,肉棒一震一震又硬了两分。

  「啪啪啪……」肉棒紧贴着阴沟一上一下的交合着,干得小蔓很是受不了:
「嗯……小凡,你也快动,用力干我……太爽了……呜呜……太爽了,我又要去
了……」

  我大力搓揉着小蔓两只不大不小的奶子,又揉又捏她的乳头和乳晕,不停把
两只奶子捏得不成形状。这是我跟小蔓最爱做的事情之一,小蔓的两只奶子不小
也不大,一只手恰好可以掌握,可是非常白嫩,很是有弹性,所以我很爱搓弄它
们,而蔓儿的小名也是叫「小馒头」。

  小蔓一面扭动着腰,一面又低着头说:「凡,我的奶子是不是很小啊?凡应
该不喜欢奶子小的女人吧?凡会不会不爱我了?」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好像快
哭了似的。

  「傻蔓儿,我的小馒头,我最爱的就是这对奶子了,这是最好最美,而且永
远都是属于我的。」我既温柔又霸道的说着。蔓儿就是这样的柔弱、多仇善感,
很容易感动也很容易受伤,让我在床上不禁狠狠地干她,另一方面又温暖地将她
捧在手心呵护着。

  「小凡,我爱你啊,啊……出来了……」小蔓又一次被我干得高潮了。小蔓
是很敏感的体质,耳珠、乳头、腰窝、阴唇和阴蒂都是敏感带,往往一捉弄这些
地方,阴道就有潺潺的淫水流出来。可是让我奇怪的是,小蔓虽然很多「水」,
高潮时却不像其他会潮吹的女人一样喷出来,而是像溪流一样川流不息。

  有时我也怀疑是自己技术未到家,可经不住时间的验证,我与小蔓处了差不
多一年,半年前有了第一次之后,不时都会忍不住再干上几次,所以算是摸透了
她。加上小蔓的第一次都是跟我,所以我自豪之余也深深的爱着她。

  完事后,虽然很累,但我还是抱起小蔓到浴室里洗得乾乾净净,一寸一寸温
柔的替小蔓擦上沐浴乳,然后又细心的沖洗乾净才换衣服抱小蔓回床上睡了。

  「凡,记得下星期要到我家跟妈妈庆祝生日哦!」

  「知道啦,我会準备好礼物,不会忘了的。」

  睡之前,小蔓不忘又一次的提醒我。我跟小蔓交往这幺久,但是并没有去过
她的家,也没有见过她家人。所以不但是小蔓,我也非常着紧,因为我是打算跟
蔓儿结婚,也是以结婚为前提跟她交往的。

  我又想起我的家人,我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送了出国,说是要接受较优秀的
教育和环境,身边除了保姆徐阿姨之外就什幺熟人都没有了,只靠着每月父亲寄
来的资金读书和生活。幸好父亲在国内经营着一个集团和两家上市公司,所以物
质生活很是不错,我亦从没有亏待自己和徐阿姨。

  徐阿姨是我爷爷辈时收养的孤儿,说是阿姨,但其实在与我出国时她也只有
25岁,她一心梳起不嫁就是为了替我爷爷和父母照顾我。因此,在不经常见到
家人的这十年来我跟徐阿姨是最亲的。亦因为长期缺乏母爱,我养成了一点点变
态的恋母情结,幸好徐阿姨一直尽心的照顾着我,所以这一点一直隐而不发。

  我从没有让父母失望,14岁便考上大学,16岁完成了金融、心理学双学
位并进修心理学。可是好景不常,16岁这一年母亲突然晕倒并验出有末期子宫
颈癌。一开始家人打算暪着我,只通知了徐阿姨,但后来母亲的身体状况渐渐恶
化,父亲毅然出售了两家上市、部份集团股份以及大部份资产,专心照顾母亲。

  在母亲生命最后的两个月,父亲终于通知我,让我回来陪伴母亲走最后的一
段路。母亲的死让我的心隐隐作痛,可是祸不单行,更大的打击接踵而来。

  父亲本身就比母亲大二十年,心脏又一直不好,在母亲过身后两天,沉重的
伤痛让父亲喘不过气来,父亲心脏病发住院了。不到一星期,父亲立下遗嘱就过
身了。

  双亲过身的打击太大,年幼的我跟本经不起考验,处理父母后事那一段日子
不知道是怎样走过来的,只知道我在灵堂上,在众多陌生的亲友和父亲好友面前
失控的号哭着,而其余的事都在徐阿姨和较熟悉的爷爷、舅舅、小姑的帮助下处
理好。

  父母过身后的两年,是我人生的另一个阶段,我靠着父母留下的千多万资金
和集团的股份分红、一层公寓和一栋小别墅,过着浪蕩、颓废的生活。直到认识
小蔓,这一个我最爱的女人,才走出伤痛,好好振作地过日子,而小蔓知道我的
过去后,亦顺从的听我的话,搬了进小别墅跟我生活。


第二话:试衣间的乳汁(上)

  一夜疯狂缠绵,第二天小蔓一大早就把我弄醒,吵着要去逛街。

  有时不得不感叹男人与女人身体上的区别,女人几乎可以不停地「承受」,
但男人却不可能无限量的「给予」。什幺「夜御七女,经年如是」,这是不现实
的,就算你有无穷的体力,但多做几次,也就有液无精,甚至弹尽粮绝。所以男
人在性方面不得不佩服女人。

  小蔓才19岁,正是青春少艾,花样年华。刚刚开始放大一的寒假,有机会
逛街自然雀跃得很,我也宠着她,随便换了衣服洗刷一下就一起出门了。

  我驾着改装过的悍马去了附近的商业区,车内除了前排驾驶座、副驾座和后
排两个客座,中间换了做一张小床,而两旁的空间正可以放置东西;窗玻璃则改
成不透光玻璃,里面可以看出去,但外面则看不着内里。

  我们吃了点东西,小蔓就如开笼雀般又蹦又跳小跑了起来,之后又讨好般拉
着我的手臂走向购物中心。只见小蔓今天穿着一条紧身的羊毛连身短裙,长度刚
到膝盖和大腿之间,腿上套着性感的黑色丝袜,鞋子则是水晶高跟凉鞋。

  连身短裙性感之余勾勒出小蔓的小蛮腰和美腿的线条,1米56的身高也显
得不再「短」了;而裙子的长度更是诱人,让人有一窥根本的希望,但实际却不
可能看到什幺,这样隐约的性感,更容易引起男人的慾望。最后水晶凉鞋露出了
小蔓被黑丝包裹的脚趾头,更是让人有强烈的慾望,想把这小脚抓起,狠狠地玩
上一晚上。

  就这样,我被小蔓拉着,一边抵受旁边男性的仇视,一边劳累的做着苦力。
果然,古人诚不我欺,跟女人逛街真的是最苦闷不过的事情,但你又不能说不。

  在买过送给女友妈妈的礼物后,又逛了一会,小蔓拉着我走进了一家大型的
女士内衣专门店。这一路又看又挑的,我可是没有丝毫尴尬,毕竟女友的胸罩和
小内裤不就是穿给我看的吗?于是我又拿起了两件有点透的薄丝内衣和丁字裤,
呵呵,打算给自己增加点福利,小蔓见到只是红着脸笑了笑。

  而让我疑惑的是,走向试衣间的途中,小蔓又拿了两个E罩杯和D罩杯的胸
围。就在疑惑间,我跟女友走入了试衣间关上了门,我正想着要不要跟小蔓干点
有意义的事的时候,小蔓脱了裙子,拿起了E罩杯的胸围在奶子前比了比,说:
「这是给妈妈买的。」又拿起一个D罩杯的比了比,说:「这个是给姊的。」

  「靠!」这下子轮到我不淡定了,在小蔓的讪笑间,我藉着尿循,匆匆落荒
而逃。

  随便逛了逛,又真的上了洗手间,便又转回了试衣间前,一扭门就开了,我
不敢愤慨这个大头虾,不知道防着点吗?

  一走进去随手又锁上了门,这一刻我诧异了。在我眼前是如此的惊心动魄:
一个赤裸的女人背对着我,弯低了腰,内裤挂在双腿间,正捡着一个奶罩。肥硕
的肉臀,臀丘之间丰腴的两块肉瓣之上是神秘的菊穴,之下则是遍布浓密阴毛的
阴户,衬托着两片鼓鼓涨着的褐红色大阴唇。

  这肥美鲍鱼完美无缺的呈现在我的面前实在是引人犯罪,我二说不说,走上
前抱着这肥臀,一手扶着她的纤腰,一手拨开两片大阴唇就看见隐藏在内里的娇
嫩小阴唇,嫩嫩的粉红色,像个小嘴一样一张一合,淡淡的骚味喷薄而出,散发
着熟女的淫靡淡骚味,而且隐隐的看见小阴唇内顶端的小黄豆。

  我伸舌舔着这肥美的鲍鱼,「啊……谁?是谁?放开我,我要喊人了……不
要……停啊!不要……」这女人本来踢着腿想反抗,最终也慢慢的软了下来。

  「啧……啧……哈……唔……呜……噗滋……噗滋……」她已经没有办法说
话了,身子剧烈地颤抖着。我将舌头捲成棒棒状一下子伸到阴道里,搅和出更多
的淫液,黏黏的异常滑溜,而她亦主动摇起腰肢和屁股迎合着舌头的抽插:「嗯
嗯……唔……唔……呜……嗯嗯……好舒服,嗯……真爽,再快点……嗯……」

  这时我把硬得涨痛的肉棒掏出来,肉棒向前突进,顶在女人已经湿透了的淫
穴上,感觉到刺刺的阴毛和阴唇上的软肉摩擦,再加上淫水的润滑,我的肉棒顿
时像铁棒一样朝天翘起。

  「呜呜……不要再玩我了……啊……进来吧!帮……帮我解脱,我要你的大
鸡巴插进来,狠狠……狠狠干小惠的小淫穴,求求你了……」

第二话:试衣间的乳汁(下)

  「呜呜……不要再玩我了……啊……进来吧!帮……帮我解脱,我要你的大
鸡巴插进来,狠狠……狠狠干小惠的小淫穴,求求你了……」

  听着这个叫小惠的少妇的淫言蕩语,我再也忍不住了,把她拦腰抱起,双手
托起她丰腴的肥臀,把肉棒抵着臀丘上来回摩擦,一会又溜到中间的峡谷中穿插
着。

  「叫我老公,求我干妳,否则我让妳这小蕩妇痒死也不操妳。」我威胁的说
着。

  抱着这具淫肉,挑起了我征服的慾望,我就是要她央求我,求我干她。我要
让她忘情,沦陷在与我的性交之中,捨弃羞耻之心。

  「唔唔……求你,大鸡巴老公,快干我吧!啊……受不了了,快插进来,呜
呜……小惠的小穴生出来就是要让你干的,嗯……让你的大鸡巴干的。啊……」

  听到她这句话,我轻轻抛起这淫浪的肥臀,腰一挺,抵着小穴的肉棒尽根而
入,堪堪顶到了子宫口。

  「啊……这浪穴好爽,好过瘾!」肉棒挤进细窄的阴道口,进入内部却鬆鬆
的,然而越是深入却越是压迫,挤到我的肉棒和大龟头又痛又爽,不禁爽得叫了
出来。

  「啪啪啪啪……噗滋……噗滋……」我一下又一下狠狠的抽插着,每次轻轻
抛起,待得落下时又尽根而入,深入浅出的操了起来。

  「噢……唔……要死了……好粗的鸡巴,要把小惠插坏,把小穴插烂了……
嗷……快到了……嗯……快到了……」

  这时我望着镜子,终于看到了这个叫小惠的淫娃淫靡的模样,三十多岁,比
我年长又不失魅力,正是轻熟的少妇,散发着迷人的韵味。

  其实我一进门时便知道她不是小蔓,可是面对这丰臀浪穴,不操她两次简直
是连禽兽都不如,因此只好冒着风险,埋头细干。可现在看到小惠发情的样子,
冒什幺险都值回票价。

  看着她被我顶得一上一下,上半身靠着我,两臂向后环抱我的颈,「嗯……
嗯嗯……嗯啊……哦……哦哦……」两只大奶子晃得不成形状,主动摇起腰肢,
肥硕的屁股将肉棒吞吐着,两片阴唇在肉棒进出间被干得翻了起来,淫水不断喷
在镜子上、流到地上。

  「靠!」我望着镜子上,除喷了一镜子的淫水,还有玉色的汁液。再往两只
大奶子看去,只见一晃一晃间奶水四溅,好不淫蕩的样子。

  「哦哦……要去了……啊……啊啊……」感觉到小穴一阵又一阵的吸吮着鸡
巴,一股阴精在阴道里激射而出,喷在我的肉棒上。

  「啊……干死妳这婊子!射了,全灌到子宫去。」

  「啊!不要,不……不能,不要这样,啊……别射进去!我用口……用口给
你吸。」

  可是我奋力往上一顶,差点连阴囊都给塞了进去小穴,只感觉龟头洞穿了子
宫口,舂入了子宫。这时精关一鬆,精液一股股的,喷了足足七、八下,全都给
灌进子宫里了。

  奋战过后,我无力的摊在地上,而小惠也软倒在我的怀里,我的肉棒还留在
肉穴里,精液跟淫水混合着流在地上。

  「这……你叫我怎幺办?呜呜……」小惠哭泣道。

  「别哭,我会负责任的。」我白癡的说道。

  「负责任,负什幺责任?我是有家庭的人,是别人的妻子,是孩子的母亲。
你负什幺责任?怎样负责任?」

  这时我呆了,对啊,我怎样负责任?这时我想起了小蔓,一时之间不知道该
说什幺。

  「傻孩子,阿姨不怪你。阿姨好久没有这幺美过了,这滋味好受,阿姨也欢
喜。可是你还年轻,不应该强来的。唉……你是我的冤家啊!」少妇小惠说道。

  「我……我……我会负责任的,只要妳需要我,我什幺事都可以为妳办,就
当是还今天的债。」我强说道。

  这时我爬起身来,偷偷用手机拍了很多张小惠阿姨的淫照片,又用衬衫细细
的帮小惠阿姨擦拭着身子和小穴,然后在挂着的衣服里找到小惠阿姨的手机留下
我的号码。我又帮她穿上衣服,用衬衫随便擦了擦地板与镜子上的乳汁和淫水。

  突然,小惠阿姨用手握着我软掉的鸡巴,把它含进口中,舔得乾乾净净。就
在我又快要硬起来的时候,我匆忙掏回我的家伙,拉好裤子。最后与小惠阿姨一
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对上,把她的容貌深深记着,在她的媚笑下就匆匆的走了。


                第三话

  匆匆走出内衣店,才感觉好了一点。冲动过后的自责与内疚让我快要窒息,
但是……对,我竟然没有半点后悔。

  欢愉过后,全身毛孔彷彿让感觉扩大了无数倍,让这兴奋、让这快感无限扩
大,使人沉醉、着迷,只想再一次体验这种刺激、这种巅峰的快感。

  跟小蔓这一年来的一点一滴在脑海中漂过,加深了与小蔓结婚的念头。我想
生儿育女,想拥有属于自己的家庭,更想与蔓儿长相厮守,一起走接下来的路。
但家里规定18岁后就要到集团历练,离这一日已不足两个月,所以我才压下念
头,打算先把工作稳定下来再作打算。

  虽然父母已经过了身,但长舅如母,还是有舅舅作为监护人监督着我,所以
我只能老老实实的等着上班,否则,我手中集团的股份就只能分红,而没有管理
权了。

  「请你不要再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我霸气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了。

  「凡,怎幺这幺久才接听,是不舒服吗?」小蔓在担心我来着,可我却干了
那些事,难道男人真的经不起诱惑吗?

  「哦,唉,没什幺,只是肚子痛而已。你在哪里?我现在过来。」家花不如
野花香,果然有道理,才第一次偷吃就学会了说谎,面不红、眼不转的。

  「那你快来,我在停车场,东西很重哎!」小蔓说道。

  我忙把乱七八糟的念头放下,立刻去了停车场。

  「凡,东西都买好了,我们回家吗?」小蔓眼睛一碌一碌的望着我,看来小
妮子逛了一上午是逛够了,否则不会说回家的。

  「嗯,那个……我们先去一个地方再回家吧!」我笑着说。

  「去哪呢?还有东西要买吗?」小蔓疑惑的问道。

  「去到就知道了!」于是我拉着小蔓的手走了。

     ***    ***    ***    ***

  「欢迎光临!请问有什幺可以帮到你们呢?」刚走进首饰店就有服务员过来
了。

  「有订婚戒指吗?我……想跟女朋友订婚。」我渐渐坚定下来。

  「凡,真的吗?」小蔓涨红着脸,甚是可人。

  「嗯,喜欢吗?」

  小蔓低下头来,有点害羞:「喜……喜欢,可是妈妈还没有答应呢!」

  「哈哈,没关係,妈妈会答应的。先选好了戒指,让妈妈也高兴高兴嘛!」

  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展柜,我渐渐有点头大,却没有丁点
不耐。看着小蔓幸福的样子,真的很满足。

  「凡,这个好看吗?」小蔓问道,可是这个动作她已经重覆了许多次。

  我只好说:「好看,不过好像第一个比较好。」差不多该让小蔓停下来了,
其实自小蔓拿起第一款戒指,我就知道她看中这一款了。但女孩子嘛,看到喜欢
的东西,不买也总要看看才甘心。

  「嘻嘻,我也觉得是,小凡,你真懂我。啵~~」说着小蔓便亲了我一口,
整个唇印印在我的脸上。

  「呵呵。」平时在街上,蔓儿只会跟我牵牵手而已,在别人眼中她一直是乖
巧、害羞的文静女生。只有我才知道,私下里小蔓有多「淫蕩」。

  小蔓突然抱着我说:「小凡,嗯……我答应你了,答应你想的那个啦!」

  「答应我?我想的那个?」这个是哪个?我有点迷糊。

  「就是你很想玩的那个。不要的话就收回来了喔!」小蔓有点嬲怒。

  「那个?真的吗?太好了,小蔓,我爱你!」原来是这个。小蔓一直都很顺
从我,可是这个却一直坚守着不肯答应,我可是哀求了很久的。

  我兴奋的说:「那我们现在就去了啊!」

  付了订金,我就拖着小蔓走了,我可是一刻也不想延误呢!因为手指的尺寸
要修改,所以只能下次再来取了。于是我就带着小蔓来了这里。

     ***    ***    ***    ***

  「小红情趣用品专门店」,这里是有一次跟小蔓逛街时无意中发现的,老闆
娘叫红姐,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保养得很好,看得出来年轻时必定是个美女。
她胸不大、腰不细、臀不肥、腿不瘦,可是这身材穿起那一身渔网装,却要了男
人的命,我每次来了都不忘偷望红姐,每次小家伙都蠢蠢欲动。

  「红姐。」我跟红姐打着招呼。

  这舖子在商场外的一条暗巷,由于人流都集中在商场,加上舖子在不起眼的
地方,所以我们进来后发现一个客人都没有。

  「哈哈,又是你们两个小家伙,每次来看这看那的,却一点东西都不买。」
红姐笑着说。

  对,我跟小蔓自从发现了商舖子后,不时也会走进来逛逛,可是一点东西都
没有买,却跟红姐混熟了。

  「这次不就来消费消费了嘛!红姐有什幺好介绍吗?」这次我可是带着目标
来的。

  「哦,小俩家伙长进了,懂得情趣了啊!」红姐笑着说。

  红姐的舖子很大,外面都是放着按摩棒、震蛋等「玩具」的陈列架,再进去
就是挂着的情趣内衣和人偶展示的製服。红姐一身黑色渔网装,底下却只穿着性
感的胸罩和深深勒进肉缝里的丁字裤,走动之间若隐若现,更是诱人。

  红姐若无其事的扭着屁股,带我们向里面房间走去,「坏蛋,坏死了。」我
只顾望着红姐渔网装下的风情,却忘了小蔓就在身体,这不小心就被捉了现行。

  走进第一间房子,只见如药房般排着很多柜子,上面有很多不知名的樽樽瓶
瓶。红姐看了看我的小帐篷,笑着说:「这些都是壮阳、增加敏感度的药,我想
小凡应该不用也可以满足小蔓儿吧!呵呵,倒是有些按摩、催情香油和润滑油可
以试着玩。」红姐的话倒是让小蔓更加抱紧了我的手。

  出了这间房,走进了旁边的一间,只见里面全是SM用具,手铐、乳夹、鞭
子、口塞,什幺都有,很多都没有见过,更别说是用过了。小蔓羞红着脸,瞪圆
眼睛看着我,因为我们打算买的这房里就有。

  老实说,当着外人我也有点害羞,再加上红姐有意无意的扫视着我腿间的帐
篷。唉,谁叫想玩的是我,只好鼓起勇气问了:「红姐,这个……嗯,我想跟小
蔓玩玩后面的,这个浣肠器……」

  我还没说完,红姐就打断了我:「哦,小凡是想开肛了。先别急,后面还有
一间房子,让你两个小家伙开开眼界。」

  来到舖子最深处的一间房子,一打开门,我狼眼一亮,只见房子中间放着一
张八爪椅,旁边的桌子上放满了各种情趣玩具。一看到这些,我只觉血脉贲张,
握着小蔓的手不由一紧。小蔓似乎感觉到我的兴奋,双腿轻轻一夹,眼神迷离,
有点侷促的望着我。

  「咳咳,红姐先上个洗手间,小两口慢慢看。」红姐说着就走出了房间。

  我把手一拉,小蔓就进了我的怀里:「好蔓儿……」

  「凡,我们先买东西回家好吗?不要在这里,红姐会看到的。」

  我抱着小蔓的头,深深吻了下去,轻轻吸吮着她的樱唇,「嘤……嗯……不
要……嗯……小凡停啦,先回家……先回家去好吗?」小蔓略略挣扎,然后紧闭
牙关。

  「啊……唔唔……嗯……凡……啊!」我一手探进小蔓的裙子里,将内裤拨
向一边,轻轻擦拭着肉缝;另一只手伸向上方掌握着小白兔,手指把蓓蕾一捏,
小蔓便鬆开了口。我把舌头伸进小嘴里转圈搅动着,一边吸着丁香小舌、一边吸
着津液。

  「来,宝贝,我们来试个刺激的,好玩的买回去天天玩。」小蔓身子一软,
我把她压在八爪椅上,随手拿起个手铐把小蔓双手反铐在颈后。

  这略似强暴的感觉让小蔓动情了:「啊……小凡,我要……嗯……快……」

  「不用急,还长着呢!今天我们慢慢来。」我狡猾的笑着。

  「不要,嗯……我们快点弄出来,好……好吗?唔……唔……不快点,红姐
会……唔……」

  不待蔓儿说完,我就把一个口塞球套在蔓儿口里,再扣上:「没关係,就让
红姐看看我的屌,让她知道我是怎样干你的,让她知道你有多淫蕩。」

  「嗯嗯……嗯……」把蔓儿双腿撑大,再将两只丝袜脚扣在两个椅柄上,小
蔓扭着腰挣扎。

  这时小蔓整个身子躺在椅子上,我把她的连身裙一拉,褪到小蔓的脑后让她
枕着,整副迷人的娇躯展露无遗。小内裤早已被淫汁沾湿了,内裤被拨开一边,
卡在大腿上,一摇一摇的,偏又不掉下来。

  「啧啧……啧啧啧……噗滋……」我把头捂在小蔓两腿间疯狂地舔着,一时
舔着唇瓣、一时吸吮着阴核、一时又伸进去在阴道内抠弄。

  「呜呜……呜呜……唔……嗯嗯……嗯……唔唔……呜……」小蔓被我舔着
小穴,腿和腰不停扭来扭去,摇动着想把我的头夹住,偏偏双腿被扣住,只能闷
哼呻吟着。

  我又在桌子上拿起一个震蛋控制器,只见这控制器连着五、六颗震蛋,用胶
带固定各两颗在小蔓双乳的乳晕上,将一颗固定在阴核上,又将一颗塞进淫湿的
小穴里。

  「震震……震震……」一打关机关,我就把震幅调到最大。

  「唔唔……呜呜……呜……嗯……呜……」只见小蔓比刚才扭动得更厉害,
双手双脚不断挣扎着。

  小蔓脸颊上透着红晕,口水顺着口塞流出来,样子更显淫蕩,她双眼睁着看
向我,显然是想要了。我先不让她如愿,打开一樽催情按摩油,慢慢倒在小蔓身
上,由双乳开始慢慢倒着,倒在腰上,又倒在小穴上,「嗯啊……」冷冷的按摩
油倒在身上,刺激着小蔓绷紧的神经。

  手指先是一根一根的在小蔓脖子上一跳一跳,接着整个手掌按下来,顺着脖
子、肩头、锁骨、双乳、肚子、腰侧、臀上的两块肉瓣一路按下来,又揉又捏,
最后在小穴按着摸着。

  小蔓紧闭双眼享受这一浪着一浪的刺激,我用手拍打着她的屁股,再用力一
拧,「呜呜……嗯……啊啊……」小蔓触电般抖了抖,下身挣了几挣,一股淫水
从小穴中喷了出来,沿着八爪椅流落地下。

  『我还以为小蔓是不会潮吹的体质,没想到小蔓是喜欢刺激,看来我以后要
多换着法子跟你做了。』我心里暗歎,口里却说着:「小蔓,想要了吗?还想要
高潮吗?」

  「呜呜……」小蔓的身子软摊在椅子上,头却摇了摇,可怜的望着我。

  「你会主动地想要的。」小蔓摇头,我当然不会放过她,关键是她舒服了,
我却还硬着呢!我怕一会心软会放过她,帮她戴上了眼罩。今天我是要把平时想
玩的都试试,谁叫我心疼蔓儿,平时压抑着呢!

  我又拿起一根普通尺寸的电动阳具,打开开关,只见这小家伙像蛇一样左右
摇晃着,我先是握着柄子,让头在小蔓的小穴上下摩擦着,但又不插进去,「呜
呜……呜呜……」等到小蔓又扭着腿、扭着腰挣扎,我才把头塞进去,随即拔出
来,又塞进去……然后一把全插进去。

  「唔……嗯……嗯嗯……」小蔓的娇躯玉体在催情香油的刺激下白里透红,
渐渐额头和两鬓冒汗,满身湿透,房间里顿时充斥着淫靡的味道。

  我将两条椅柄向内推高靠近,让小蔓两条腿向内靠,再把内裤拉上,紧紧顶
着电动棒。

  这时我看着我的作品,很是满意。只见小蔓双手反铐在背后,面色潮红,口
塞冒着口水沫,白晃晃的奶子因为震蛋而振动着,刺激得乳头硬挺,凸了起来。
她主动摇起腰肢和屁股,想要挣脱电动棒和震蛋,阴核和小穴不断被刺激,流了
一股又一股的淫水。

  我除下裤子和内裤,粗长巨屌立马跳出来抖了抖,「凡……嗯……唔唔……
嗯嗯嗯……」我脱下小蔓的口塞,不让她多说半句话就把巨屌塞了进去。

  我跪下来,双手撑着椅,以69式的姿势抽插着蔓儿的小口,粗长的肉棒塞
得她两颊涨起,每下都插到咽喉,仍有一部份插不进去。

  「呕呕……」小蔓被我狠狠的插得乾呕了起来,双手推着我挣扎着。

  「砰……」只听到一声轻响,我抬头看去门口,红姐跪坐在地上,一手撑着
门框,一手手淫着,几根手指抽插着小穴,一丝丝淫水闪着光沾湿了渔网装下的
丁字裤。

  红姐站起来后不退反进,反手关上了门,向我走过来,一双手环抱着我的脖
子,双唇印了下来,伸起舌头搅动着。红姐见我目瞪口呆,伸舌舔着我的脖子,
又舔着、轻咬着我的乳头,手指在我的胸胸肌上画着圈。

  「呕呕……嗯……凡……」这淡淡的刺激让我停止了抽插,慢慢走下椅子,
这时小蔓一喊,我顿时慌张了起来。

  红姐不慌不忙的拿出手机,插上耳筒,调起音乐,塞到我的手中,向蔓儿努
了努。我会意,把耳筒塞入小蔓耳中,红姐又再替她套上一副毛茸茸的耳套,我
顿时鬆了一口气。

  「没想到小凡本钱不小,红姐可没见过这幺粗的家伙。」红姐淫笑着。

  我说:「红姐,吓死我了,万一被蔓儿看到了怎幺办?你这是发骚了想要被
干,但也不要害我啊!」

  红姐说:「是啊,红姐就是发骚了,没见过这幺大的鸡巴,想要小凡的大鸡
巴操我的骚穴,狠狠地干我。怎样,小凡来餵饱红姐吧!」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似虎,就是乱发骚欠干,今天就餵饱你这婊子,免得
你到处发骚勾引男人。」说着,我把丁字裤拨开就扶起了红姐的腰,大龟头在洞
口磨了磨,粘上一丝丝淫水。

  把龟头塞进洞口又滑了出来,肉棒抵着肉穴上下磨擦着,「啊……小凡,给
红姐,红姐要……要大鸡巴干我……干我的小穴,小穴好痒……好痒啊!嗯……
嗯……啊……好大啊!轻点……唔……好满足啊!小凡……」我磨了几磨也忍不
住了,顿时扶着红姐的腰,腰一挺,肉棒尽根而入。

  「红姐,没想到你小穴满紧的,夹得我好爽……好爽啊!」自从红姐走了进
来,我就想她会不会每天都跟客人操穴,没想到红姐的小穴比处女也没差多少,
蛮紧的,阴道内的骚肉紧紧挤着我的肉棒。幸好我不是小处男,否则这一夹,鸡
巴不断,精关也要失守。

  我抱起这大屁股,一下一下像打桩似的深深干下去,干得红姐内阴唇都翻了
出来,随着抽插一反一反的。

  「嗯……好爽啊!用力,小凡用力……唔……用力干红姐,好喜欢,红姐好
喜欢小凡的大鸡巴……嗯嗯……红姐每天都要小凡操我的小穴……啊……」红姐
大声浪叫。

  「啊……小凡不要……嗯……不要……那里很髒……嗯……不要舔屁眼。」
没想到红姐这幺浪,被我狠干着还搞小动作,一手扶着椅子,一手摸着蔓儿的屁
股,舌头还舔着屁眼,一伸一伸的插进去。

  「嗯嗯……哦……啊……再深点,再大力点,把鸡巴都插进来……」

  「哦哦……小凡,好爽啊!屁眼好舒服,再舔入点……嗯啊……」

  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一起浪叫着,就似天籁之音环绕,让我战斗力大增。

  我抱着红姐走到椅旁,红姐爬上椅子,69式继续舔着蔓儿的屁眼,我则抱
着她的大屁股在蔓儿脸上干着,淫水不停溅在蔓儿脸上,蔓儿彷若不觉,只是大
声叫着:「哦哦哦……哦哦……啊……又到了……啊……」只见蔓儿到了第二次
高潮,又是一股淫水喷出来,喷得红姐满脸湿透,更是吃了不少淫水。

  「嗯……啊……」红姐见蔓儿也这幺浪,一路低声哼着,一路把小蔓阴道中
沾满淫液的电动阳具拔出来,在小蔓的屁股上擦拭着、磨着,然后慢慢插入,直
到全根而入,再拉上内裤。

  「噢啊……小凡,啊……小凡,屁眼……屁眼好舒服,好爽啊!哦哦……」
小蔓的屁眼被电动阳具插入,顿时惊呼了起来。

  「红姐,这……」我还未说完,红姐好像已猜到我想说什幺,就解释起来:
「小凡,你开发过蔓儿的……屁眼了吧?看蔓儿爽得都在浪……浪叫了,不过你
这大家伙倒没那幺容易,尺寸太……太大了,要慢……嗯……啊……轻点……轻
点啊……小穴要裂开了……啊……啊啊……」

  「啧啧……噗滋……噗滋……」红姐还未说完,我狰狞着脸,鸡巴又涨大了
几分,一下一下的尽根而入,狠狠插入子宫,操了几百下。

  「哦哦……到了……哦哦……啊……」这时红姐也到了,阴精喷在鸡巴上,
我感觉腰间一麻,忍不住了,精液一股股的灌入子宫里。

  精液混着阴精和淫水,带着白沫从红姐的阴道徐徐流出来,落在小蔓的脖子
和奶子上。「哦……」肉棒缓缓从肉穴中滑出来,红姐爬起身,看着我通红的眼
晴,吻了吻我,「唉」一声走了出去。

  我默默地解开小蔓,擦拭着两人的身体,穿好衣服,又默默的走着。小蔓看
到我铁青的脸,只好匆匆拉低裙子,拉好内裤跑上来跟上我。第一次,小蔓流着
泪,而我默然不语,没有哄她,也没有说一句话。

  就这样静静的,像蕴酿着风暴一样,我驾着车子与小蔓一起回到了「家」。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progress id="UXT1A"><cite id="0qjho"><ruby id="IHwIK"></ruby></cite></progress>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menuitem id="fr9To"><dl id="ZEj43"></dl></menuitem>
<a>&#25104;&#24180;&#22899;&#20154;&#20813;&#36153;&#27611;&#29255;&#35270;&#39057;</a><var id="pfnHp"><video id="PV8qy"></video></var>
<cite id="xIQHl"></cite>
<cite id="bGIfq"><strike id="fXn0F"><menuitem id="91nf1"></menuitem></strike></cite>
可以直接免费观看的AV<var id="t00Wm"></var>
<cite id="3lq0S"><video id="E4MK2"></video></cite><var id="yWNdW"></var>
<var id="51ekU"><video id="YPH81"></video></var><cite id="kG7b2"></cite><var id="z1Yeh"><video id="3hivo"><thead id="q2Fp4"></thead></video></var>
<var id="62hoR"><video id="BU7Wa"></video></var>
<cite id="sU16N"></cite>
<var id="3r76y"><strike id="vkpgD"></strike></var><var id="D4PiM"><video id="8vsY4"></video></var>